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创新发展成就辉煌

2018-10-10 06:12

今天,我和大家一起谈谈中国式创新发展问题。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值此之际,总结和回顾40年来的改革和创新,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虽然科学技术没有国界,但是科技体制和政策、创新环境和文化是有国情背景的,这就使得国与国之间的创新模式存在着很大区别。评价一个国家的创新本就难,评价中国的创新尤其难。因为中国是一个大国,而且与发达国家相比,其内部发展是不平衡的,既有像北京、上海、深圳这样世界一流的创新中心,也有中西部比较落后的地区。另外,中国正在转型过程中,还没有转型到位,很多事情是带有过渡性质的,所以对其作出一个明确的判断往往是不容易的。再一个原因就是,我们没有先例,只有苏联模式可以参考,但事实证明,那种模式是失败的。正是因为这些因素,评价中国创新成败是比较困难的。但作为创新的成果,如航母、高铁、核电站、空间实验室、正负电子对撞机等都是实打实存在的,它们本身就在证明中国创新水平的提升。当然,经济的持续增长更是证明了中国创新能力的增强。

关于中国的发展,我们有自己的看法,同时通过国外的一些评价,我们的认识可能会更客观一些。有关国际组织,包括联合国工发组织、教科文组织、世界贸易组织、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国际标准化组织、世界银行等,这些年对中国的发展特别是中国的创新,都是肯定的,并高度评价了中国对世界经济发展的贡献。

具体的评价有以下这些。

《2017年欧洲创新记分牌》测量比较了欧盟28个成员国、欧盟与世界主要国家的创新绩效,并按分值分为领先、强大、中等和一般创新国家四级。综合评价结果,中国被列为中等创新国家。事实上,领先创新国家只有美国等少数几个,多数发达国家都是强大创新国家。中国紧随其后,是少数列入中等创新国家的发展中国家。2010年以来,中国国家创新绩效综合指数逐年提高。在研发经费支出、商标和设计申请等评价指标以及增长速度方面表现比较突出。2016年,中国创新绩效综合指数约是欧盟的80.6%,与欧盟还有一定差距。但是,2010-2016年,我国创新绩效综合指数平均增速较快,约是欧盟的7倍。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差距在逐渐缩小。当然,欧盟的指数本来就比较高,所以指数提升的速度也会相对逐渐放慢。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发布的《美国科学与工程指标2016》显示,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研发大国。在研发投入、科技论文产出、高技术制造增加值等重要指标上,我国都已居于世界第二。

德国的《时代》周报网站列举了11组数据来评价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成就。第一,截至201612月,有6.95亿人通过智能手机上网。中国日常生活的数字化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支付宝和支付得到普遍使用。第二,有2.86亿农民工外出打工。他们评价,“中国昔日作为‘世界工厂’的声誉主要归功于农民工”。第三,2015年中国有15个人口超过500万的大城市。特大城市意味着庞大的经济体,意味着庞大的消费支出,意味着比较困难的城市管理等。第四,截至20183月底,中国有3.1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虽然如何与相关国家达成一个相互能接受的外汇平衡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但毕竟这三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是中国庞大的出口能力所造成的。第五,有115家中国企业进入世界500强行列。第六,在2017年申报了8330项国际专利,目前在年度国际专利申请量排名中位居第五。第七,全球70%的玩具由中国生产,每年出口价值超过100亿美元。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虽然玩具并不是一个很重要的产品,但中国能够做到世界第一。第八,2016年人均排放超过7吨二氧化碳。虽然排放总量世界第一,但人均排放远远低于德国。这实际上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指标。在讨论二氧化碳排放责任的时候,有些国家总是指责中国排放最多,但没有看到中国有13亿人口。并且,从历史上来看,中国只是由于这些年经济的发展,排放量才提升的。而现在全球二氧化碳的积累量是工业革命以来上百年积累的结果。所以,这个责任是不能简单地来计算。第九,超过1亿中国成年人属于新的“城市中产阶层”。据瑞士信贷银行统计,中国“中产阶层”的总资产已超过7万亿美元。这不仅是经济发展的结果和标志,也是今后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力量。第十,高速铁路里程到2020年将达3万公里。他们认为,这是“中国经济奇迹的主要增长动力之一”。因为中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而有形产品的制造离不开快速运输,还包括大量人口的迁移特别是农民工。应该说,铁路特别是高速铁路的发展,对中国经济发展尤其是经济效率的提升起到了重要的支撑作用。当然,高铁现在已经开始“走出去”,可能成为发展中国家特别是经济相对落后基础设施建设比较落后的发展中国家经济起飞的推动力量。第十一,2014年在中国有超过2547万名普通高校在校生。这是一个庞大的人力资源,是未来中国高素质劳动大军的储备力量。我们看到了,这些数据基本都是经济数据,但实际上几乎每一项里面都有科技含量,都有科技创新的支撑。

2015年《环球时报》记者对41位西方政要和智囊进行了采访,对象包括基辛格、福山、约瑟夫·奈、奈斯比特、布热津斯基等著名专家学者,内容涉及文化价值观、大国关系、政党制度、经济模式等方面,并编辑出版了《我们误判了中国》一书。当然,这个名字是编辑起的。从内容上看,这41位政要和智囊基本上都在反思他们过去对中国经济和政治体制的误判。总体来说,他们承认中国经济发展是成功的,使数以亿计的中国人摆脱了贫困。这一点是国际社会公认的,而且是史无前例的成就。英国央行前行长默文·金认为,中国已成为世界创新的中心。虽然与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欧洲一些国家的创新中心相比,我们还有较大的差距,但是至少北京中关村、上海浦东、深圳的创新中心拿到世界上也是名列前茅的。

中国的经济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那么,如何解释中国的经济发展呢?上文讲到,一些西方政要和学者一直不太看好中国的经济发展,不断唱衰中国,而中国在这样的背景下却发展得越来越好,并且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按照过去的逻辑,这种现象是无法解释的,所以我们也在考虑:中国的经济发展动力是什么?得以持续发展的原因是什么?美国学者福山在苏联解体之后写了一本书叫作《历史的终结》。他的结论是,随着当时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标志的苏联的解体,共产主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历史的终结”意味着,资本主义取得了最终的全球性胜利,共产主义已经成为历史。现在看,这个判断是有问题的,这个“终结”仍然是要打问号的,因为中国在继续前行。福山的这本书在逻辑上有两个问题。第一个是形式逻辑问题——以偏概全,他把一种不成功的社会主义的探索式的建设模式,作为共产主义的终极模式。所以,在苏联这种模式失败之后,他就认为整个共产主义模式也就失败了。第二个是理解问题,他把苏联所宣传的“土豆烧牛肉”共产主义认为是马克思所说的共产主义。当然,作为一个学者,福山后来也坦率地承认,中国的发展特别是中国经济成功的持久性,的确给他的理论带来了挑战,他仍然要去观察、研究和回答共产主义究竟向何处去;当然,反过来也是资本主义向何处去的问题。

作者:高志前 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本文节选自宣讲家网独家文稿 《高志前:中国改革开放40年来创新发展成就辉煌》

地址: 客服热线:(服务时间9:00-18:00) QQ:

技术支持:太阳城娱乐-首页